您的位置:霍家小說 > 玄幻魔法 > 圣者 > 圣者番外——龍裔(英格威與埃戴爾那的故事)(28)

圣者番外——龍裔(英格威與埃戴爾那的故事)(28)

作品:圣者 作者:九魚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希爾薇想要和英格威談談,但始終沒能成功,精靈想要躲避什么人的時候,總是非常敏捷。

    希爾薇嘗試了幾次之后,就去找了大巫妖,他總是停留在他們見到他的那個大廳里,見到希爾薇,他一點也不奇怪:“龍裔,”他說:“是為了英格威嗎?”

    “是的,”希爾薇厭惡地蹙眉,因為大巫妖身上溢出的光讓她感到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他不想見你。”

    “但我想。”

    “你太過蠻橫了,龍裔,他不是你的奴隸,他愿意見你就見你,不愿意見你你也不應該強迫他。”大巫妖說。

    “他不是我的奴隸,”希爾薇抱起手臂,“但作為一個朋友,他不應該不聽我的任何分辨就給我定罪。”

    “他也許只是想要一個人靜靜。”

    “一個人靜靜是誰?”希爾薇說,然后她又迅速地接著說道:“當然,我知道那是什么,我只是在說笑,但我想要見到他。”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

    “我可不這么覺得。”希爾薇說完就離開了。

    后來阿索羅與赤牙都來找過英格威,但要說,這里除了英格威之外,還有誰能召喚出狩魔蛛呢,大巫妖根本沒必要殺了與他幾乎毫無關系的埃貝,但要是說希爾薇一時沖動,倒是很有可能。

    事情就這樣僵持了下去。

    ——————

    英格威的學習到了尾聲時,他時常若有所思,“我已經有些時間沒有見到希爾薇了,還有赤牙與阿索羅。”

    “也許他們都有要做的事情吧,”大巫妖說:“這里有著許多珍貴的卷軸和書籍,作為一個術士或是法師,他們很容易沉浸在里面走不出來——而那個半獸人與盜賊,他們正在忙碌于熟悉他們的新武器.”

    “希爾薇沒有來找過我嗎?”

    “沒有。”

    “你覺得那件事情是她做的嗎?”英格威問。

    “你覺得呢?”大巫妖說:“我只能說龍裔都是如此,殘暴、冷酷、缺少情感——不用奇怪她為什么連個解釋也沒有,英格威,你要仔細考慮,她究竟是將你視作什么呢?一個新的,尚未到手的戰利品,但若是你讓她得到了呢,也許結果也是一樣,你會是第二個埃貝,精靈的情感要比人類真摯和頑固的多,孩子,你讓我感到擔心。”

    “我會去和她談談的。”

    “我覺得最大的可能是無功而返,不過若是你堅持,那么,她距離我們不遠,”大巫妖伸出指尖,從他光亮的白色指骨間浮現出一個小光團,“跟著它走,它會帶你去的。”

    英格威就跟著那只晃晃悠悠的小光團走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死去的阿索羅,和站在他身邊的赤牙。

    阿索羅是被一柄巨大的**從肩膀砍到了肚臍以下,內臟流出了體腔,臉上還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

    “也要殺了他嗎?”阿索羅問道:“希爾薇?”

    希爾薇從帷幔后走了出來,她的面孔讓英格威感到陌生。

    英格威的心中翻涌著他也不熟悉的情緒,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所在的房間突然劇烈地震蕩了起來,希爾薇露出了幾許茫然之色,然后是赤牙,英格威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起來,大巫妖倏然出現在他身旁,“有敵人,”他簡單地說,“我們要馬上離開這里。”

    “我該怎么做?”英格威問。

    “施放卷軸上抄錄的法術,”大巫妖說:“然后你就能夠帶走萬維林了。”

    “那么你呢?”英格威問:“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我也許會去林島,又或是任何其他的地方。”大巫妖急促地說:“......好吧,我會和萬維林在一起,你可以將我們放在任何你覺得可以的地方。”

    英格威再次抬頭看了看正在傾側顛覆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時候,希爾薇與赤牙,甚至倒在地上的阿索羅都不見了。

    “我一直有個問題。”英格威說。

    “可以下次再問嗎?”大巫妖生氣地說。

    “可能不行,”英格**客氣氣地說:“我是說,我想要知道,您若是站在了那面真實之鏡前,您在鏡子里會露出怎樣的面目呢?”

    “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希爾薇不耐煩的聲音在大巫妖身后響起。

    大巫妖驚愕地轉過身去,他看到了那面不應該能夠被移動的鏡子,鏡子上的帷幔已經撤去,他的身影投射在里面,紫黑色的條紋,巨大的鉗狀手臂,以及高大臃腫的身體。

    “迷誘魔。”英格威說。

    “雖然手段拙劣,但一般人大概不會想到他們的噩夢并未結束,重復的詭計,在有些時候很有用,正因為人們以為設下陷阱的人不會那么蠢,但正有人想讓他們這樣想,而且這里還有著數之不盡的珍寶,足以讓心智不堅的人動搖。”希爾薇施施然地從鏡子后面走了出來,大巫妖身上的光芒明暗不定,終于在下一刻完全收斂了起來。

    “格拉茲特的臣民,也有著與六指君王相似的愛好,”阿索羅說:“不看到我們相互殘殺,您就不太快活是吧。”

    迷誘魔張開了那張滿是獠牙,長曲赤舌的嘴巴,他是想要說些什么的,但另一陣劇烈的震動打斷了他的話——“是誰!”他憤怒地咆哮道。

    “我想是希爾薇女士的那位狂熱的追求者。”赤牙說。

    說來這個迷誘魔也真是有點倒霉,是的,既然阿索羅是為了保證他的主人不至于失去希爾薇的蹤跡才加入隊伍的,那么他們既然決定要走到一條不為人知的密道里去的時候,他一定會告訴自己的主人這個消息,而那位可敬的女士在箭矢之峰的重要事務一旦塵埃落定,就馬上趕了過來,而現在她正在努力攻擊這座迷鎖呢。

    “但這里的東西可真不像是假的啊。”阿索羅說。

    “的確不是假的。”英格威說:“這里確實屬于精靈。”

    “一個迷鎖,”埃貝說,他的出現讓英格威欣慰一笑,他之前還真有些擔心,希爾薇很難說會不會假戲真做,“迷鎖不但是屏障,也有可能是監牢和陷阱,”牧師說:“一個因為貪婪而落在了這里的惡魔,當然不會愿意被永遠地禁錮。”

    “他找到了,或是被找到了,巫妖讓我們來這里,當然,主要是因為我們的隊伍中有個精靈,”希爾薇說:“你讓英格威讀的也是精靈們留下的卷軸吧,為了打開迷鎖,只有精靈能夠打開的迷鎖——一旦迷鎖打開,你就能逃出去了,之后怎么做,就要看您的心情。”

    “你實在不應該遵從你的本性,”英格威平靜而又穩定地說:“我相信希爾薇,所以從一開始,我就對你抱持著許多疑問,既然如此,之后的種種錯訛也就不難發覺了——你又如何能夠認識到真正的精靈會怎樣做呢,即便成為了大巫妖,即便在這里孤寂地守護了上千年,它的心中也不應該有這樣深重的惡意。”

    “惡意。”迷誘魔終于找到了說話的機會:“精靈,你還很年輕,你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惡意,你不知道什么才會徹底地摧毀你——是的,我所需要的只是打開迷鎖,但你身邊的人卻想要打開你的心防,而你也正在落入她的羅網。”他揮動了一下手臂,長達千百年的禁錮雖然沒能把他放逐回無底深淵,卻也讓他變得無比衰弱,所以他才有心設下圈套,希望他們能夠相互殘殺,彼此仇恨——現在么......

    他抬起頭看向黑色的穹頂。

    “不要等了。”希爾薇說,她把手放在了英格威的小臂上,幾乎于此同時,英格威讀出了咒語,做出手勢,赤牙,阿索羅與埃貝立即靠近他們,在一陣耀眼而刺目的光亮中,面前的景象再一次產生了變化,所有的事物——從書籍、卷軸、物品到墻壁都在消失,遠處傳來雷聲,不,那種沉悶的轟隆聲——是水!是呼嘯而來的水,鋪天蓋地,占據了每一個角落,他們一下子就被吞沒了,水流形成的漩渦將他們卷向中心,希爾薇牢牢地抓住了英格威,指甲刺入了精靈的脊背,而赤牙一手抓著埃貝,一手抓著阿索羅,他們被壓入水底,又被拋向水面,它們不知道從何而來,所有的法術、神術或是魔法用具都失去了本應具有的力量。

    他們就像是平凡的人類那樣被水流裹挾著帶向黑暗,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點光明突兀地出現在他們眼前,然后從光點迅速地擴大到他們的整個視野。

    他們回到了地上。

    說真的,英格威覺得自己或許真不是太了解千年之前的精靈們,因為他覺得他們簡直就是被呸呸呸地吐出來的,幾個人一個接著一個地被擲在地上。他聽到希爾薇在念誦咒語,灼熱的火焰擦著他的面頰飛過,而與此同時,英格威拉出長弓,搭上了魔法箭矢,箭矢穿過火焰,將迷誘魔釘在了一塊巨大的巖石上。

    迷誘魔發出了一聲險惡的詛咒。

    阿索羅抓著赤牙站了起來,他有點暈頭轉向,“這是......”

    “雪蓋沼澤。”英格威收起長弓,說:“他居然沒騙我們。”

    “九分真一分假的謊言最容易被他人取信。”希爾薇向自己投放了一個法術,好把自己烤干,然后是英格威,但不知道是否有意,法術的力量有點強勁——英格威原本順直的長發卷了起來。

    “我們就該知道巫妖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埃貝說。

    “還有龍裔。”迷誘魔補充道。

    是的,等候已久的正是那位熱忱的追求者,一位尊貴的女士,她帶來的軍隊——一支有翼蜥蜴飛行騎兵,甚至要比隘口的阿弗爾領主嚴整得多了,更不用說他們還看到了不下十名術士與法師,剛才撼動了迷鎖的正是他們,或許還有這位......

    “葛瑞弗絲女公爵,銀龍之女。”她說。

    與他們之前遇到的龍裔不同,她佩戴著遮掩了半個面孔的秘銀面具,穿著長袍,一雙纖長的手上帶著手套,至少沒有將所有的龍裔特征暴露在外,她笑吟吟地向希爾薇走了過來,沒有一點氣惱的樣子,“外面怎么樣?”她說:“一定很有趣,我看到你有了好幾個出色的伙伴,和我說說吧,希爾薇,你一定經歷了很多值得一提的事情。”

    “我不太想和你說話,”希爾薇說:“不過我有個建議,你可以馬上乘上你的有翼蜥蜴,離開這里。”

    “我是為你而來的,”葛瑞弗絲女公爵依然溫和至極地說:“別讓我走,如果你想要繼續冒險,沒關系,我可以加入你們的隊伍嗎?”她說:“隨便你到哪兒去,我不會強迫你待在我身邊,事實上我也覺得箭矢之峰真是無趣極了,來吧,希爾薇,我覺得我們或許可以有一段愉快而又熱烈的時光。”

    “對你而言的愉快和熱烈。”希爾薇說:“就像是那些被你時常緬懷的對象。”

    “向巨龍之神起誓,”葛瑞弗絲說,“你會是最長久的那個。”

    她一邊說,一邊用令人擔心的視線掠過埃貝、赤牙和英格威,最后她的目光在精靈身上凝固了:“你是一個法師嗎?”她問,走到英格威面前,在希爾薇冰冷的眼神中輕輕地撩了撩精靈卷起來的淺金色長發:“真可愛,”她說:“這樣吧,你可以一起來,我的......房間很大。”

    英格威忍不住按了按額角,他覺得對方說的不止是房間。

    “我說,”阿索羅忍不住說:“我們是不是忘了什么?”

    他們忘了那個迷誘魔,他或許確實因為長久的囚禁而變得虛弱,但他仍然是個惡魔,他喃喃地念誦著咒語,一個充滿了陰冷氣息的法術被他投向希爾薇。

    法術出乎意料地擊中了希爾薇,葛瑞弗絲與英格威都聽到了希爾薇憤怒的喊叫聲。

    葛瑞弗絲與英格威都立即投出了自己的法術,但希爾薇還是被灰黑色的負能量之火吞沒了——但可能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又或是更短,火焰就被激烈地驅散了。

    希爾薇的皮膚一塊塊地斑裂以及卷曲了起來。
推薦閱讀: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gl)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古穿今]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
3d画迷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