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霍家小說 > 歷史軍事 > 回到宋朝當暴君 > 第2030章 1706.趙如悟劍(下)

第2030章 1706.趙如悟劍(下)

作品:回到宋朝當暴君 作者:貳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2030章 1706.趙如悟劍(下)

    這讓趙洞庭瞬間從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中下意識的掙扎出來。

    然后他向著那劍意升起的地方瞧去,眼睛瞬間瞪得滾圓,盡是震驚之色。

    在他看向的地方,是仍然坐在石桌旁的趙如,還有持木劍站在旁邊的趙安,以及貼身伺候兩位皇子的兩個宮女。

    雖然兩個宮女年齡要大許多,且都有中元境的修為,但此時她們兩個都是眼睛瞪得圓鼓鼓,顯然劍意并非是她們發出來的。

    再看趙安。

    雖然趙安這時閉著眼睛,但臉色些微蒼白,額頭已經輕微冒汗。這是被劍意攝住的跡象。

    他到底年齡還太小,沒有半點修為,即便這劍意同樣稚嫩,卻還是能夠影響到他。

    趙洞庭的眼神最后才落到趙如的身上。

    并非是他不喜歡趙如,而是趙如沉默寡言的性子注定他不會如趙安那般受關注。

    趙洞庭的眼睛也是在這個時候瞪圓的。

    趙如同樣閉著眼睛,但仿佛氣定神閑。他既沒有臉色蒼白,更沒有額頭冒汗。是誰在剛剛領悟劍意,一目了然。

    “竟然是如兒!”

    趙洞庭真沒想過趙如會在才剛剛滿六歲不多時的年齡里就領悟劍意這種東西。因為不敢想。

    想來江湖上誰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光是聽著都覺得是天荒夜談。

    六歲多就領悟劍意,讓那些數十歲好不容易臻至上元境,卻始終苦苦不能領悟的江湖高手作何感想?

    有的人甚至就是因為沒悟意境而始終不能突破到真武境去。

    若有人在這樣的年齡就頓悟意境,豈不是說他們數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以前江湖上有沒有這樣的絕世天才,沒人知道,因為無從考究。反正從那些各類古籍上,好似是沒有記載這類妖孽的。

    這絕對是比趙洞庭、比吳阿淼、比年輕時的空千古都還要更為妖孽的妖孽。

    趙洞庭以前想,這世間就算有再如何天賦出色的劍道天才,領悟劍意也應該得十五歲往后。而且,是得像是吳阿淼那樣的劍癡才行。而現在,他的親身兒子卻是生生打破這種他自以為的“定律”。

    回過神后,趙洞庭大嘴瞬間裂開,喜形于色,向著趙如掠去。

    他沒動趙如,只是將趙安裹挾在腋下向著遠處些掠去。

    兩個見識不算淺的宮女也在這時候反應過來,不敢打擾到自家主子的頓悟,亦是連忙向著遠處掠去。

    只有趙如仍舊坐在石椅上,沉浸在自己的頓悟里。

    這種頓悟玄之又玄,是可以回不可言傳的東西。即便是連趙洞庭,也沒法知道現在趙如腦袋里想象的是什么。

    或許他正在魂游天外,感官宇宙之妙。又或者是沉浸在某種事情里,細細體悟人生。

    當然,后面這種可能性比較小。因為以趙如現在的人生,應該是沒有什么值得回味和去品悟的東西。

    這也是為何年齡越小越是難以頓悟劍意的原因。

    非是有大機緣、大悟性者,是很難溝通宇宙之妙,進而領悟意境的。江湖中高手十有八九都是通過事件或者自然感悟到意境。

    趙洞庭也是通過自然感悟到劍意的,不過不同的是,他感悟到的那種生機意境特別特別罕見而已。甚至可能前無古人。

    從層面上來講,通過某件事情而影響心境而感悟出來的意境,不如通過自然感悟的。而通過自然萬物感悟的,又不如通過宇宙感悟的。因為宇宙最是奧妙無窮,由之感悟出來的意境也往往玄之又玄,而且有著難以想象的潛力。

    趙洞庭抱著趙安落地以后,趕在趙安提出疑問之前就捂住后者的嘴巴,然后對他輕輕搖頭。

    趙安這小家伙機靈得像是只山里的野猴子,瞧瞧趙如,隨即雞啄米似的點頭。

    其后趙洞庭松開捂住他嘴的手,趙安果然沒有多問。以這小家伙的性子,這真是頗為難得的事情。

    天色漸漸亮堂起來。

    寢宮中越來越多的人起床以后習慣性到院子里呼吸新鮮空氣。

    只這回趙洞庭就站在靠近院子臺階的地方,見著誰出門,便搶在她們出聲之前,對她們做噤聲的動作。

    樂嬋、樂舞、圖蘭朵、李秀淑、穎兒、張茹、柳飄絮、朱青瓷、美清子等女相繼起床,還有些宮女,齊刷刷站在院子里。

    她們在趙洞庭作出那個手勢后,都是看向坐在石椅上的趙如。有的疑惑,有的驚喜,但都沒有說話,院子里鴉雀無聲。

    如岳玥、韻景、穎兒、柳飄絮這般修習武道的,都很快意識到趙如身上這是發生什么事情。當然感到高興。

    特別是岳玥、柳飄絮武道修為都很是不俗,她們更能明白發生在趙如身上的頓悟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趙如在劍意之道上有著曠古絕今的天賦。興許,他可以在劍意之道上走出前人從未走過的路和高度來。

    譬如只修劍意,不修劍術。這是吳阿淼想過,但是卻沒有做到的事。

    只修劍意,那意味著手中可無劍。只要劍意起,便可讓對手束手就擒,甚至直接斃命。光是想想,都讓人心潮澎湃。

    直到過去將近半個時辰,趙如才從頓悟的狀態中出來。

    他睜開雙眼,盡是濃濃的茫然之色。那種處于萌芽狀態的劍意也隨之消散。

    估摸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剛剛發生什么,就像是做夢那樣。

    趙洞庭心情仍然激動,不自禁直接掠到趙如的面前,如同一陣風一般,身后都有殘影浮現,“如兒,你剛剛看到什么了?”

    趙如卻只是帶著些茫然之色搖頭。

    趙洞庭有些失望,但知道趙如有些東西可以感悟到,但未必說得出來。小孩子就是這樣的。

    他只能又問道:“你剛剛有施展出劍意來你可知道?你現在還能將劍意給施展出來么?”

    在大概是兩個月前的時候,趙洞庭給趙如、趙安兄弟兩個講解過劍意是什么東西。深入淺出,雖兄弟兩年紀小,但對其應該還是有些概念。

    果然,趙如的眼中有些微亮色劃過。緊接著,他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推薦閱讀: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gl)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古穿今]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
3d画迷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