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霍家小說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540章 該登基了

第540章 該登基了

作品:奮斗在洪武末年 作者:青史盡成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黃子澄重新醒了過來,太醫的手段還是很了得的,只不過此刻的黃子澄已經是風口之燭,搖搖擺擺,隨時都要油盡燈枯。

    “柳,柳大人……你,你何必趕盡殺絕啊!諸位大人,你,你們也是讀書人啊!給,給孔孟道統,留一口元氣吧!”

    黃子澄用盡最后力氣,說出了這句話,他怒瞪著堂上的每一個人,希望得到想要的結果。

    很可惜,他注定失望了。

    道衍和尚他就不是什么讀書人,這老和尚坑起自己人,比柳淳還狠呢!

    至于楊靖和茹瑺,過去他們對傳統的士大夫還有很深的情分,可在天牢里兩年的光景,他們受了太多的苦,這段時間,他們是反反復復,不斷剖問心腹,把最深層次的想法,都掏了出來!

    事到如今,讓他們去為了什么讀書人,什么孔孟道統手下留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柳淳微微一笑,“什么叫孔孟道統?什么叫做讀書人?假如圣賢活著,他告訴百姓,你們當中有人貴,有人賤,有人生下來就可以免賦免稅,有人生下來就要背負沉重的負擔,一輩子只能低著頭辛苦勞作,卻食不果腹……我不覺得說這話的人,是圣賢!這也不是什么說得過去的道理!”

    “我只知道圣賢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圣賢講究耕者有其田,講究以百姓之心為心……你們所謂捍衛道統,捍衛讀書人的臉面,說到底,不過是為了維護讀書人的特權而已,我現在就想問問所有人,讀書人就高人一等嗎?就可以作威作福?”

    柳淳連續質問,各省前來的百姓都聽得十分激動,總算又當官的愿意替他們說話了,說得太好了!

    要說大家伙平時對讀書人,還真有那么一些尊重,甚至是畏懼。

    可是當知道他們不用繳納田賦,不用承擔徭役,還把這些都加到普通百姓身上的時候,這些人已經怒了。

    而且當得知變法受到阻撓,都是因為一些文官的一己之私,百姓更是抓狂了!

    “殺了!”

    “殺了貪官!”

    “把他做成人皮枕頭,掛在城墻上面!”

    ……

    面對多少官吏,黃子澄都能勉強控制住,可面對著百姓鋪天蓋地的指責唾棄,他實在是接受不了。

    此刻他身體極度虛弱,又是害怕,又是惶恐,渾身不停冒冷汗。

    太醫不得不提議,將黃子澄暫時帶下去。

    “鄉親們,我知道你們憤怒,覺得應該把貪官殺干凈,我何嘗不是這個主張。但是我想請大家耐心一些,還有不少前朝罪臣,等待著審訊,不妨一個一個來,把他們的面目全都揭露出來!”

    柳淳的話,得到了百姓的一致歡呼。

    接下來被拖上來的就是暴昭。

    這家伙向來以清流自詡,他將所有的事情,都推了出去,說他什么也沒有參與過,他只是大明朝的忠臣。先帝立太孫,他忠于太孫,這是情理之中,他并不知道篡改遺詔,也沒有參與任何殘害百姓的事情……

    “真是一張伶牙俐齒,推得好干凈!”

    楊靖冷笑,“暴昭,你的堂弟在家鄉招募三千鄉勇,設卡征收厘金,這事你總不會不知道吧?”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做事都是背著我的!若是要殺,就殺他們好了,我根本不清楚!“

    “不清楚?來人!讓他清楚清楚!”

    外面錦衣衛跑動,抬上來一箱又一箱的東西,堆在了暴昭的面前。

    楊靖笑呵呵道:“暴昭,你是不是還要說,這些東西你根本不知道,是人有意誣陷你的?或者說,就是我們要陷害你?”

    楊靖似笑非笑,暴昭不寒而栗,他看這些箱子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

    “你,你們怎么會弄到這些?不,不會的!她不會背叛我,不會的!”

    楊靖啞然,“你總算舍得招供了!”

    原來暴昭在朝中,成天噴這個,罵那個,一副大公無私的模樣。可這位私下也有愛好,他在秦淮河結實一位歌姬,算起來已經有十多年了。

    那時候暴昭還不是什么大官,只是一個青澀的新人。他跟那個女子琴瑟和諧,相處了這么多年,簡直比妻子還要親密許多。

    暴昭沒讓家人進京,他住的也十分簡陋,破舊的院落正好符合他清流的身份。

    可誰能想到,竟然有位歌姬能聯絡上暴大人。

    想要請暴大人說話,就要走她的門路,沒有五千兩以上,根本就別想請動暴大人!

    要想讓這位辦事,只有一條,那就是給錢,給的錢越多,辦事就越快!

    “暴昭,你的堂弟收厘金,還販賣貨物,前后給你送了兩萬七千兩銀子……這是多少商人百姓的血汗,你還敢說自己不知道嗎?”

    暴昭整個人都傻了,懵了,完了!

    他小心在意的名聲,算是徹底完蛋了,身敗名裂,遺臭萬年。

    “朱棣以叔篡侄,他是大逆不道的反賊,你們都是反叛,你們污蔑忠良,誣陷好人,你們這些奸賊,我沒有貪墨,沒有!”

    這位大聲叫嚷,狀若瘋癲。

    他的拙劣表演,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能是笑料罷了。

    你要真是那么忠心,朱棣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怎么不痛斥奸賊,不趕快求死?

    現在被拆穿面目,就想著搏一個名聲,天下人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嗎?

    暴昭完蛋了。

    接著就是陳迪,他所犯的事情,和前面不太一樣,他主要是幫著人進太學,而且還有接受鄉試賄賂……

    這一次柳淳再度將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了老百姓的面前。

    你們以為考上去的都是文曲星下凡,天之驕子嗎?

    未必!

    有很多人都是走得后門,打通關節,這才拿到了功名。

    而且靠一篇文章,決定是否錄取,也實在是不夠公平。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如何品評兩篇文章,是內容為主,還是文采為先?是老生常談,還是另辟蹊徑?

    決定一篇文章好壞的主觀因素太多了。

    柳淳更是借著陳迪的案子,向朱棣提議,以后考試,要假如算學內容。

    文章能作假,若是以算學作為普遍考核的內容,至少就能客觀許多。

    這哪里是審判,分明變成了變法的宣傳舞臺。

    自從洪武朝到現在,反對變法的各種理由,各種用心,全都被揭示出來,沒有半點客氣。而且通過審訊,還成功把反對變法和建文一黨連結起來。

    老百姓提起這些人,全都咬牙切齒,恨不得吃了他們的肉!

    到了今天,變法是徹底成為不可阻擋的大勢,再也沒有力量可以抗拒。

    “王爺,差不多了,該請王爺登基了。”

    柳淳將最后的案卷,交給朱棣,請他審閱。

    朱棣翻看著,其中關于篡改朱元璋遺詔的部分,是比較確鑿,有黃子澄的供詞,還有幾位太監對當時情況的描述……至于朱標之死,包括朱元璋兩次發病,乃至最后駕崩,卻語焉不詳,缺少關鍵證據。

    “這些事情恐怕再也沒法查清楚了……已經沒有活著的人了。”朱棣感嘆道:“你讓我登基稱帝,總覺得還差著一點火候!”

    柳淳大笑,“殿下,這些時候,臣已經通知海外各國,讓他們前來朝賀。到時候有藩王朝賀,百姓擁戴,還有海外來朝……如此場面,足夠堵上所有人的嘴巴。至于先太子和先帝的死,其實還有一個人是清楚的。”

    “誰?”朱棣好奇道。

    “朱允炆!”柳淳毫不客氣道。

    朱棣眉頭緊皺,沉吟良久,“這也是我現在十分疑惑的地方,那日在奉天殿的那具尸體,絕對不是朱允炆的。他現在生死不知,若是能把他抓到,問明白所有事情,就可以有個定論了。”

    朱棣按著大腿,思量片刻,輕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是我過分在意了。找朱允炆的事情,讓紀綱負責。至于你……替朕把登基大典操持好了。”

    這改口改得夠自然的,柳淳躬身,拖著長音道:“臣遵旨!”
推薦閱讀: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gl)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古穿今]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
3d画迷全图